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一種怪癖,就是會想挑戰自己對於黑暗面的忍受度,
比方說認真的研究一段血腥歷史,看大家說會哭得死去活來的電影或小說,
在最難過的時候跟最不想見面的人見面,
在最脆弱的時候打電話聽最尖銳的人的看法,
完全沒有在閃避受傷這件事,想知道事情最慘會有多慘,最傷心會有多傷心,
為什麼會有這麼變態的習慣,最開始好像是想要藉此培養自己心裡層面的免疫力吧!

就是"這關都可以過了,還有什麼不行"的想法,
所以人生中該傷心生氣難過失望的時候,我都盡力感受了.

雖然以我的過去被大家覺得是一帆風順的,
看似不曾有過什麼挫折的(求職的時候,坐對面的面試官常用語),
可我卻常常不是這樣覺得,
很記得有一些無能為力的深深難過,
很無法忘記滿心期待到落空的感覺,
很容易想起遺憾和傷心的片段.

去年去找象象算命的時候,象象大師解釋我的四柱裡有兩顆權星,
所以註定常常會和想要的事錯身而過(這麼慘QQ),
那陣子大概是找工作找的很沒方向,手上的offer不知從何選起,
放最多期待的剛剛好差一點就得到,
選擇也許違背父母期待的時期,
太茫然所以很迷算命XD (跟熊熊還弄了相關書籍來看~)

象象大師說命運是不能改變的,改名改運改風水這些都改變不了,
那是註定好的事!!.....(有一種被宣判絕症的感覺),
所以在那之後我對於大部分的事都不太強求了,
大概是二十幾年來一直扮演一個頑固執著的人首次嚐試順其自然....

順其自然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,任何人的期待都輕的無法影響我.
跟意志跟慾望能夠產生力量這種超有power政治學教授的理論完全相反,
也跟時下最流行的正面能量和"秘密"那本書裡要宣揚的觀念相反,
就這樣過了很長一陣子,我覺得自己心裡一直在休息的日子.

好一陣子之後,某次跟kitty聊天,
kitty說到
"關於那個跟自己想要的事錯身而過的說法,
搞不好換作是誰都會覺得很準耶~ 人可能比較容易記得沒有得到的"
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這樣??

不過我畢竟沒有辦法對什麼事都無感太久(是不是因為還是年輕人),
也許休息到一個程度就開始覺得無聊,又開始願意大喜大悲的被情緒弄得筋疲力盡,
又也許這兩者是一種循環也不一定.

避免心痛的方式有很多種,
不再用心感受不再在乎不再相信也不願意打開心房,想辦法做最堅硬的殼,
跟用最柔軟敏感的觸角一再碰觸最真實的痛的部份,想辦法打最強效的預防針&養最強的免疫力,
哪個比較有效??

蜜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